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不悔不愁的書法博客

美 , 可以淨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方建勋 临帖的“形”与“神”(上)  

2018-04-08 09:55:32|  分类: 【书法艺术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方建勋 临帖的“形”与“神”(上)


一、什么是书法的“形”与“神”
  书法是对汉字的书写。有字,则有形,遂有“字形”一称。有人把书法归为视觉艺术,也有人说它是造型艺术。这两种说法均不无道理。因为书法的美感诉诸视觉,视觉所可见者也确是书法的形态美感。但是,书法艺术的美感不止于纯粹的造型或形体,还有寓于“形”里的意蕴。
  早在魏晋时期,中国人对书法的认识就没有停留在“形”的层面,而是上升到“神”的层面。人的生命若只有肉体而没有精神,便是“行尸走肉”。真正作为“人”的标记的是思想、精神和神采。中国人以对待人的理念来对待书法。因此从某种意义上看,书法同样是有生命的。书法须有“形”,更要有“神”。苏轼论书时说:“书须神、气、骨、肉、血,五者阙一,不为成书。”“五者”中排在最前面的正是“神”。光有字形,没有精神,书法便如失去灵魂的“行尸走肉”。
  南齐王僧虔提出“书之妙道,神采为上,形质次之,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”的观点。“神采为上”是直面书法作品里的精神气质,就如同中医“望闻问切”中的“望”。“望”对一般人来说很难,但是对有着丰富经验的中医来说并不难。书法之神采亦然。望出神采,虽然要借助眼睛,但是光靠视觉不行,还要靠观者的感知与意识。
  什么是神采?什么是形质?二者关系如何?清代曾国藩对这二者的阐释可给予我们诸多启发。曾国藩与何绍基是好友,两人经常在一起讨论书法。曾国藩用《周易》里的乾、坤二卦来论书法的神采与形质:“何子贞与予讲字极相合,谓我真知大源,断不可暴弃。予尝谓天下万事万理,皆出于乾、坤二卦。即以作字论之,纯以神行,大气鼓荡,脉络周通,潜心内传,此乾道也。结构精巧,向背有法,修短合度,此坤道也。凡乾以神气言,凡坤以形质言,礼乐不可斯须去身,即此道也。乐本于乾,礼本于坤。作字而优游自得,真力弥满者,即乐之意也。丝丝入扣,转折合法者,即礼之意也。偶与子贞言及此,子贞深以为然,谓渠生平得力,尽于此矣。”曾国藩用乾卦与坤卦对书法的“神”与“形”作了区分。“神”可以归入乾道,“形”可以归入坤道。一篇好的书法,看神采——精神灿烂,气韵生动,流转自然;看形质——点画精到,结字协调,章法贯通一体。书法若是神形兼备,则乾坤合一,深得万事万物之“理”。中国古典哲学思想视天下万事万物皆为一个浑全的生命整体。《易传》中有“易有大极,是生两仪,两仪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”之语。“大极”是阴阳未分时的世界本原,“两仪”即阴阳。阴阳分则有万物,万物皆由阴与阳和合而成。阴阳相对而相生,阳主动,阴主静。以卦象论,乾卦为阳卦之首,坤为阴卦之首。书法是“囊括万殊,裁成一相”(唐代张怀瓘《书议》),也是“禀阴阳而动静,体万物以成形”(唐代虞世南《笔髓论·契妙》)。书法之理正是受到易学中的阴阳观的浸润。阴阳观对书法的审美发展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。
  “神”或“神气”是书法的核心所在。无神气,不为书。这就像我们常说的“人要有精、气、神”。这种层面上的“神”在书法中属于共通性之神采。除了共通性的神采,书法还有属于每个人的“个体性”神采。就像文人画竹,竹要画得刚健有力,这样才有精神和君子骨气。但在不同文人画家的笔下,竹子又呈现出各自的精神气质。书法也有两个层面上的“神”。好的书法都是精神灿烂、气脉通畅的,有骨、有肉、有血。这种意义上的“神”具有共通性,或者说侧重于共通性。前面提到的王僧虔所说的“书以神采为上,形质次之”也是侧重于共通性的“神”。唐代杜甫所说的“书贵瘦硬方通神”也是如此。书法讲究“字如其人”。除共通性的神采之外,另一层神采即个性化“神采”。元代赵孟頫与倪瓒均擅小楷。二人的小楷“神、气、骨、肉、血”俱备,既有着书法所要求的共通之神采;而在细加品味之下,又能感受到他们各自独特的“神采”。赵孟頫的小楷(图一为赵孟頫《汲黯传》局部)带着雍容俊秀之神,倪瓒的小楷(图二为倪瓒《题所寓屋壁诗二首呈德机征君》)显现出幽淡奇逸之神。
  历史上的大书家均将共性之神与个性之神相融合。宋人强调“尚意”,晚明时期个性解放思潮涌动。所以“尚意”的书家代表苏轼、黄庭坚、米芾,个性解放思潮影响下的代表徐渭、黄道周、倪元璐、张瑞图,他们的个性之神采均较为突出。元代崇尚复古,所以代表书家赵孟頫、鲜于枢、虞集、邓文原等人的个性化神采就不像前面那些书家一样突出了。
  站在共性之神与个性之神的角度来看,历史上遭受许多人斥责的抄经体、台阁体、馆阁体之所以有审美价值,原因正在于这些书法虽然个性之神不够突出,但却不乏共性之神。又如明末清初王铎虽降清,被列入“贰臣”,但是他的书法却有大家风范。就像清代吴德旋所说:“王觉斯人品颓丧,而作字居然有北宋大家之风,岂得以其人而废之?”王铎是书法的集大成者,对共性之神的把握极其突出。对于学习者来说,共性之神是主要的取法对象。赵孟頫与王铎,尽管人品受到后人指责,但是他们的书法却成为后来书法学习之典范。
  “形”与“神”是书法的核心问题,也是临帖的核心问题。临帖即要在“形”与“神”两方面进行不懈的努力。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甚至伴随着书法学习者的一生。像王铎一生“吃着”“二王”法帖,又如吴昌硕一生临习《石鼓文》。有些成就很高的书家虽然未必像王铎、吴昌硕等人那样花费如此多的时间与精力来临帖,但是他们对于临帖的认识也不只是少年或青年时的必修课,而是将临帖视为伴随其整个人生的修炼。因此,探讨“临帖的形与神”,需放在一个纵向的、历史的过程来看,而不应孤立于某一个时间段。 

方建勋 临帖的“形”与“神”(上) - 不悔不愁的書法博客 - 不悔不愁的書法博客
 

方建勋 临帖的“形”与“神”(上) - 不悔不愁的書法博客 - 不悔不愁的書法博客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